1.求一篇环境考察日记,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

2.是不是石油一涨价,就要地震? 中国发改委说汽油涨价,肯定会有地震发生 是这样么?

3.发改委提油价就地震?

4.发改委提高油价就地震,这是真的吗?神奇的发改委。

求一篇环境考察日记,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

玉树石化油价查询表_玉树石化油价查询表最新

环境考察日志之四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复旦大学 | 发表时间:2008-09-10 19:26 第四天:2008年8月6日 阴 地点:轩岗某煤矿附近人物:大粉、石老大、小樊、猫哥、我事情的起因:调查实践事情的经过: 由于晚上听了一整夜的拉煤声,我起床后尚在迷糊中,眼见大家都神采奕奕,尤其是小樊,穿着军训服,带着加强版手套,脸上泛着酒足饭饱后的红光。我还没回到现实,就被樊爸的司机带到了某村子里。大家下车站在入山口,司机叔叔还没等我们回头告别,就闪了。 我茫然的望着时隐时现的山路,想着昨天小樊和猫哥被挂在山上的惊险,度量着今天行程的危险度。终于来到目标山上,路有些小坎坷。为了安全,我带着前一天寻找到的爱石,手脚并用的跟在众人后面,在我前面的是石老大,石老大似乎也很不济,因为其余三人已经消失在我视线中。 等我气喘吁吁的站在第一个样方前时,猫哥已经开始很Happy的捉蚂蚱了。就在猫哥先锋作用下,我们开始了样方的测量工作。看着地上长得半死不活的植物,我小小疑惑了一下:这地儿能测成吗?突然一个声音出现在背后,虽然被吓了一跳,但我还是得到了答案。刚刚失踪的大粉同学科学地说:这算是生命力极差的草!确实,都死翘了。 拉样方、轰赶、随机取样、搜集植株、捉蚂蚱、记录,这一系列工作,我们驾轻就熟。很快的完成与我们昨天同样的工作,接着上路。路更难走了,大概是为了避免农民走过的寻常路,我们一路小抄。其实,就是不走路,直接抓着草往上爬。猫哥跟着大粉,嗖嗖的上去了,小樊被搭救了一把,也很顺利的上去了。我有些郁闷,仰望着猫哥和大粉,在他们嗟来之棍的帮助下,被拉了上去。正当我回头,想要找石老大的时候,老大已经不见了。 我惊恐万分,因为老大一直都是默默的跟在三人行之后的,可是这次……想着想着,眼前飘过熟悉的白帽子,是石老大!原来,老大另辟蹊径,堂堂正正的走了上来。也是,大粉带的路,确实挺抽,要是在抗战时期,大粉完全可以胜任为鬼子带路的光荣使命。 我拍了拍身上的土,准备在这里安身测量的时候,发现大家已经上了另一个土坡,猛地意识到,两个测量点需要500米的间距。还是那路,我认命的追随着他们,又沾了一身土,索性懒得再拍,接着爬。突然发现前面三人行中,已经看不到石老大屁颠屁颠的身影,我知道石老大已经彻底的和他们分道扬镳,因为他们选得实在不叫路。我搜索着石老大略微沉重的身影,意外的发现,石老大的另辟蹊径竟然是无比的迅捷方便。石老大出现在比我们远两三个土坡的地方,一身白衣,茕茕孑立。我悔啊,悔当初为何不跟着石老大走阳关道,偏偏要在这里爬独木桥。正当我自怨自艾的时候,我们来到了第二个测量点。重复着与第一次相同的分工和任务,我们在十分钟内完成工作。奇怪的是,这里始终没有听到鸟叫声,眼前的草丛里,只有常见的蛾和蚂蚱。想想,似乎生态情况是我们三个山里最差的。天气情况一直未变,与前几天的气候环境相差不多,可是动物活动明显减少。 上路,奔第三个采样点。其实,我们主要的时间花在了开路上,测量反而很快。在众人的惊叹声中,石老大率先登顶,大家恭维石老大,称其轻功了得,并且狗腿地送上了一个外号:“草上飘”。在路上,我们看见一头骡子在吃草。我还认真地想了想,要不要把它算作我们考察到的动物的一种,后来猫哥好心的提醒我一句:我们只考察野生昆虫。这骡子是农民放到山上来吃草的。 在山顶上,风光不错,于是大家在拉好样方后,先准备歇息一阵再工作。大家坐在一起,开始指点江山,我除外。我不幸的发现,再走300米左右,有一块黄油油的葵花地。我觊觎它很久了,但苦于蜜蜂骚扰,不能接近。等我悻悻而返时,大家还在高谈阔论,似乎在说还珠XX,没听清。看着脚边马粪,我有些无语。 等大家谈累了,工作开始了。时间不到八点,在“蛾一只”、“蚂蚱一只”此起彼伏的叫声中,我们第三个点的测量开始了…… 事情的结果:考察顺利完成,但是,归途中,我们迷路了,石老大迷得最厉害。

三江源考察日记之十(6月11日):延续的信仰、延续的精神、延续的文化——新寨玛尼石

玉树县最有名气的文化景点莫过于三个结古寺、新寨玛尼石和文成公主庙。

吃过早饭就来拜访位于玉树结古镇东结古山上结古寺。结古寺藏语称“结古顿珠楞”意为“结古义成洲”为萨迦派在青海省内的主寺。讲经院、大昭殿、弥勒殿、嘉那和文保活佛院都各具特色。结古寺位于结古镇北面的山坡上,以建筑宏伟、寺僧众多、文物丰富、多名僧高徒在我国藏区闻名遐迩。整个寺院依山势而建,殿堂僧舍错落有致,高耸于山岗之上。在玉树县城可以看到从过去走来的寺院,在寺院可以看到下面正在变化的城市,寺院和城市互相辉映,城市装点了寺院的风景,寺院装点了城市的梦。虽然这是一个很有名望的寺院,但是其周遭的环境的确不敢恭维,喇嘛的住所和百姓的住所混在一起,进入寺院的道路也十分壅塞,也没有环卫设施。

山上有雄伟的寺院,山下有连绵不断的玛尼石。结古寺的嘛尼石堆闻名于世界,第一世嘉那活佛晚年时定居于镇东新寨村,并在此修建嘛尼堆,人称“嘉那嘛尼堆”、“新寨嘛尼堆”。随着岁月的流逝,这里的嘛尼石堆体积越来越大,200多年间堆积26亿多块嘛尼石,嘛尼堆由刻有六字真言“啊嘛呢叭咪哞”的嘛呢石垒成,堪称“世界第一大嘛尼堆”,成为藏族宗教文化的优秀代表。26亿块,意味26亿人次,在过去的200多年里,来朝拜过这个神圣之地,把祝福和祈祷写在石头上面也写进了历史。而且每天还以2000块的速度在增加,一年就有近1000万块,随着玉树旅游业的迅速发展,这一纪录将被不断打破。

玛尼石堆给我们展示的是一种连绵不断的文化,是一种活态文化,既从过去走来,又向未来奔去,承载的是连绵不断的信仰和生活。藏族同胞就是用这种就是生活又是宗教信仰的方式,传递生命和文明的信息。

离开结古寺,我们的下一站就是隆宝滩自然保护区。位于玉树藏族自治州首府结古镇西南约80多公里的地方。这是一个长约10公里,宽约3公里的狭长沟谷地带。谷地两边是高耸对峙、起伏连绵的蘑菇状山峦,两山之间,是大片广阔平坦的沼泽草甸,自然环境宁静而幽雅。隆宝滩,海拔高度4200多米,这里气候寒冷,生境潮湿,雨量充沛,溪流迂回,沼泽遍地,属于典型的沼泽草甸和高山草甸区。

在滩的中间,众多的小泉,纵横迂回的溪流,星罗棋布的沼池把草滩切割成无数大大小小的沙洲和孤立的“小岛”,所以野兽无法靠近。岛上生长着各种丰美的水草,小岛周围的沼池、溪流中还有许多两栖爬行动物,以及软体小动物等。独特的自然条件和生态环境为鸟类的栖息繁衍创造了良好的条件。每年春夏之际,黑颈鹤从云贵高原飞到这里来繁衍后代。

虽然这是一个国家级的自然保护区,但是设施和管理都显得很落后,尤其是设施和设备都很欠缺,也没有明显的界碑。通过高倍望远镜可以看到成群结对的黑颈鹤,但是也可以看到成群的牦牛。由于没有护栏等设施,加之生态环境相对较好,而当地百姓的牛羊太多,这些牛羊经常深入保护区的核心区,蚕食黑颈鹤的生境。

相比果洛,玉树的旅游资源尺度更小了,但是文化的成分更为充分了,海拔降低了,舒适感提高了。

新疆能源与环境考察日记

9.24日记

今天下午,从雾气蒙蒙的北京来到阳光普照、戈壁苍茫的新疆。

今天从机场到新疆自然保育基金办公室的出租车上,居然遇到了两位克拉玛依石油局的人,他们到内地各城市招聘毕业生,从他们的谈吐中能够感觉到石油行业的蓬勃发展。

在新疆自然保育基金的办公室,得到了吴晨和程莹的热情接待,来自中海油、将共同参加本次会议并和我一起做部分考察的王鹏特意从成都带来了几样浓烈的川味小吃(夫妻肺片,鸡心,兔子肉),吴晨打来了粥,到新疆的第一餐吃得颇为温馨。

听吴晨的说法,新疆当地还是统一高于发展,所以多部分人的思想比较保守,以他为例,在我们上一次的考察之前,他没有想到关注石油领域,尽管新疆的能源开发已经热火朝天。他认为,新疆的大多数部门也不会想到关注任何超出他们职权范围之外的东西。这一点,在以后的生活再看。

根据新疆自然保育基金的推荐,计划在25日上午见中国科学院新疆地理与生态研究所马鸣老师,了解新疆地质状况与石油开发对新疆当地动物的影响,然后见见新疆自治区环保局环境宣教中心李维东老师,通过他做过的油田环保验收项目了解油田现在的技术工艺状况和环保投入。晚上去见中石化西北勘探设计院的吴文明,他是设计院的测井工程师,请他帮助引荐了一些塔河油田的朋友,因为按照初步计划,我们打算选择轮台县的塔河油田作为这次考察的一个主要关注点,在那儿住上两三天,希望相对全面地了解新疆一个大油田的各方面情况。

9.25日记

今天上午和王鹏,程莹一起去见了马鸣老师。马老师现在主要做猎隼研究,从生态的角度研究这种猛禽最近十几年来的物种变化。新疆猎隼的栖息地主要是准葛尔盆地和北疆其它一些地区,这里也是油气藏所在地。因为马老师对这些地区的地质地理情况都做了不少研究。猎隼在阿拉伯国家受到贵族和富人的追捧,所以偷猎偷捕现象非常严重。一只好的猎隼在阿拉伯世界能卖到十万美元。随着油价的上涨和阿拉伯国家石油美元的增加,这种在新疆准格尔盆地周边地区偷捕的现象屡禁不止,由于中国海关的禁止,这一行为还变得更加隐闭和难以统计。

听了我们的疑问之后,马老师从石油开发的角度谈了谈环境变化对猎隼带来的影响:

第一, 这些区域这是油(火焰山)和煤炭的重要储藏基地,石油开发的有毒物质丢弃后被鼠类和鸟类等猎隼的猎物所食之后,会沿着食物链毒害这种猛禽。

第二, 在克拉玛依等石油城,时常有禽类被石油井场的油水池所浸,不仅喝了毒水,而且沾了油的羽毛再也不能飞了。

第三, 由于这些地区过度放牧,牲畜的活动范围增加和活动强度的加大,导致草场退化,部分禽类的生活区域变小。而且汉族人会掏禽蛋,但维族人会比较强的保护野生动物的意识,而且他们不吃禽蛋和野禽。

第四, 北疆的水资源比较充足,在几年的研究中,也没有感觉到地下水水位的明显变化。

第五, 在研究中,感觉到地方政府的首要目标还是发展经济,对保护这些野生动物的意识非常弱,发生过因为阿拉伯国家的富人还一些钱就能由当地政府帮助捕猎隼的事情。

上午接下来拜访了李维东老师,他是新疆环境宣教中心的工作人员,做了不少油田方面的环境分析和评价项目。在他看来,新疆现在主要执行的能源战略是能源替代,即以污染比较小的石油和天然气替代煤作为居民生活用能。但他认为,这些化石能源都是不可再生的,而且现在内地对这些能源的需求巨大,经过几年的开采终于进入枯竭阶段,而且,一段适应了使用这些能源的生活,就会形成能源依赖。

因此,他建议,在生态系统可以接受和能进行自我更新的地区,可以让乡村一级的农牧民使用薪材,但要考察环境更新能力和容量,这些是生态系统的更新所需要的,不然就是浪费。现在虽然有些地区开始使用风能和太阳能,但由于区域性和高成本的限制,推广起来一时还有难度。

在我们可以关注的方面,他建议我们从更宏观,更战略的眼光来考虑。政府在新疆的能源战略是什么?从什么相关的角度进行调研,可以给出什么样的建议?

对于我们决定选点的塔河油田,他特意提出我从环境的角度可以关注的方面是:,第一,石油开采所分离的地下水矿化严重,污染厉害,只能回注地下,但回注之后,这种水如果回注得比较浅的话,会对地下水造成污染。第二,由于上游石油开采,化工业及其它工业和生活污水,塔里木河的污染问题不容忽视。而上游的大量用水也造成中下游水位下降,胡杨木枯死,这也是几十年来罗布泊慢慢水位下降并最终干涸的原因。

不过他同时也提到,在石油开采的过程中,一般的原则是从什么层采出来的水回灌到什么层出,一般的油井深达上千米,因此回灌的水是否影响地下水质以及影响什么层的地下水质还有待研究。

下午在新疆师范大学先见了研究北鲵的王秀玲老师,她从1989年开始研究,起因于她的学生从温泉县带回来的一只北鲵。现在野外大约有三千只左右。今年由于它的栖息地从雪山得到的水源补给较少,出现了栖息地面积减小的情况。它生活在海拨两千到三千米的非常干净的溪水中,对环境的要求很高,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现在对这一物种最大的影响是由于五个栖息地附近载畜量的大幅度增加(其中一条山沟里从90年代的三户人家增加到19户,牲畜达到6000头),导致这些动物在当地的活动加剧,很容易发生牲畜踏到北鲵躲藏的石块上,踏死它们的情况。而且据勘测,在栖息地附近有一个很大的石墨矿,这个矿一旦开采,由于可预估的它对环境的明显强烈影响(但目前政府对该矿的态度是永久禁止开采),该物种的栖息地将不复存在。

不过她认为,在近十几年的研究中,该区域的年降雪量明有出现明显的变化,总体来说,栖息地附近的湖水和溪水的水质也没有明显的变化。这得益于温泉县没有大的工业项目。

26日中午在会议结束后找到了崔彦虎老师,他是新疆地区社会调查和民族问题方面最有威望的专家,做了不少新疆石油开发的社会利益分配方面的调研,是民政部委托进行新疆地区民族问题和AIDS问题调研的项目负责人。他从族群利益分配和环境的角度谈了谈新疆的石油开发。

他认为当地居民从石油开采中获得收益的方式主要有三种:石油公司交给当地政府的资源费,地税,石油公司直接在当地的投资等三种方式。而当地居民很难进入石油公司也主要有三个方面的原因,石油开采是一个科技含量相对比较高的行业,当地居民教育程度比较低,难以胜任这些工作;石油公司的项目都是流动性的,哪里有油就流动到哪里,所以项目结束后招来的当地人难以安排,就干脆不招;出于对当地人的成见,石油公司也不愿招。而当地居民在石油开采很多年以后,依然没有享受到能源开采给他们带来的利益,甚至至今还在用薪材。

另外崔老师还建议我们把库车纳入考察日程中,他认为库车的石油开采更具有代表性,库车附近不仅不断有新的油藏发现,而且中石油,区政府,建设兵团,中石化等四家计划在当地投资200亿元,把库车建设成为一个上下游一体化的大型石油化工基地。这对库车,甚至整个南疆来说,都是经济腾飞的关键一步。但另一方面,这种大型化工项目建设在这样一个塔里木盆地这样生态环境比较脆弱的地方,极易对当地的生态环境造成毁灭性的打击。库车的水资源并不是很丰富,但是据说最近在渭干河下游的河床下发现了一个大型地下水库。

9.27日记

早上4点半到了库尔勒,黑灯瞎火的随便找了家宾馆,倒头就睡。一直到9点半,起来简单的洗漱,联系了中石油塔里木油田指挥中心和库尔勒市招商局,环保局。

在招商局,想了解一些石化招商项目的情况,一位姓龚的工作人员接待了我们,介绍了库尔勒现在的工业发展情况和招商计划,并给我两本库市招商手册,上面有两个较大的石化招商项目:二甲基酰胺生产项目和1.5万吨/年三聚氢胺项目。

接下来,去到环保局的业务科,邵伟东科长接待了我,并简单的给我们介绍了相关库尔勒市的环境情况。现在库市的引用水源来自于离库市79KM的21团附近的一处地下水源。而孔雀河的水已经被改用做灌溉水和辅助引用水源。孔雀河水质属于三类水体,为了保持孔雀河的水质,库市已经关闭了沿岸的一些厂矿,包括两个造纸厂。库市工业用水量占到总的用水量的1/3。当我问到沿岸的厂矿都被关闭,而河水还只能达到3类水体的原因时,他解释说是因为在孔雀河的上游博斯腾湖周边还有一些工业厂矿。属于源头污染。而这些就不属于库市管辖的范围,所以他也不能给我提供更多全面详尽的情况。不过他介绍我去州政府的环境监测站进一步了解相关情况。但因为站上主要领导不是出差就是出去开会,所以我们未能如愿。

从环保局出来,去到塔指,油藏工程师李明和先给我们介绍了塔里木油田近些年的勘探和开发情况及投资计划。他说现在塔里木油田的勘探率只有11%左右,这意味着盆地里绝大部分的区块还没经过勘探。另外,盆地里最近几年接连发现了几个亿吨级的大油田和百亿立方米的大汽田,可见塔里木油田的开发潜力!不过今年迄今为止还没有大的发现。至于中石油几个月前公布出来的塔里木油田对外资开放的十二个区块,他透露说招商工作正在进行中,已有法国道达尔(TOTAL)考察了相关的区块,他正在为这几家公司准备这些区块的相关地质材料,供他们进行前期的钻探测井。

接下来他带我们去了塔里木油田节能环保科,黎越东科长接待了我们,并介绍了塔里木油田在环境保护方面所做的一些工作。包括将环境保护的理念从上至下的贯穿到每一位员工的实际工作和生产之中,对职工进行环境保护教育,编写相关环境保护规章制度,严格进行环评工作,同时规划,同时建设,同时投产的三同时。油田还努力回收伴生气,用于发电或者输入到西气东输的管网中,大大减轻了作业区的空气污染,并取得了良好的经济效益。现在油田的废水处理主要包括三个方面,采油废水主要通过回注到地层以及在蒸发池自然蒸发的处理方法,采油废水占总的废水比率在60%,化工生产废水主要是在经过污水处理后达到国家二级标准,用于绿化和循环使用,生活废水排放到市政管网系统以及经处理后用做绿化。油田还出资绿化沙漠公路,并在作业区建设绿化小区(水源都是生活用水经过处理后的中水)。油田现在的环保投资已经占到总投资的4%。总的感觉油田现在在环境保护方面的确很重视,各方面的规章制度也比较健全,领导的环保意思也达到了一定的高度,但是具体执行情况还得需要到现场了解。

和李明合吃过午饭后回到宾馆休息了半个小时,转车去轮台,晚上八点半到达轮台,在车站旁边找了家旅馆,简单安顿吃饭。然后休整,准备明天去走访县政府和一些社区。

9.28日记

今天一早起来,轮台的天气可真好呀,到上午十一点的时候,太阳就已经像针刺似的毫无遮挡地照下来,难怪这儿能成为戈壁呢。总体感觉,这里的居民比内地人晒得要黑不少,所以大街上的漂亮女孩也少一些,不过维族女孩似乎很爱打扮,年轻女子不少人化比较浓的妆。

轮台县有13万左右的长住居民,其中城镇居民占一半左右。在石油工业发展起来之前,轮台主要的财政收入来自于农业,种棉花,玉米,小麦等。现在,由于石油工业的支持,现在轮台一年的财政收入能达到12亿左右。其中,来自于油田的税收能占到60%左右,但最近由于把四十多口油井划到了附近的阿克苏,来自于石油的财政收入少了20%左右。

上午我们先去了轮台市环保局,了解轮台近些年在环保工作方面的情况和总体的环境状态。在环保局,我们惊奇地发现,从书记到监察大队长,9个工作人员当中有6个是维族人,看来这是个名副其实的维族人聚集区(全县维族人占八成左右),后来居我们进一步了解,县行政机关工作人员当中,维族人也能占一半。

在环保局,我们了解到,轮台市环保局所管辖范围内,基本没有大的环境问题。由于本县的企业主要是为油田服务的公司和进行油气炼化和下游深加工的企业,所以市区空气质量长年都比较好。市环保局及环境监察大队的主要工作是检查工矿企业及其它单位,收取污染费。对于轮台的两个工业园区,由于是由市委领导直接招商,工业区内的企业在各个方面都享有特权,在红桥工业园最开始几年,环保局甚至不被允许进入工业园区,直到最近几年,环保局才开始接手部分颁发许可证和收取部分污染费(主要是由于部分小企业用煤做燃料违反环境标准)的工作,但大多数项目也是“先上车,后补票”,立项,开工和投产之后才补办环保方面的相关环保影响评价和其它许可证件。

下午我们去了市发改委和规划局,统计局,大致了解了轮台现在的社会,经济发展状况和近期规划。自1996年塔河油田开始开发以来,轮台地区的经济也随之起飞。近些年来,轮台县经济总体实力明显增强,产业结构不断优化。全县生产总值2005年预计达到12.16亿元,比2000年增长1.8倍,五年平均增长22.9%。地方财政收入2005年预计达到2.3亿元,比2000年增长94.9%,五年平均增长14.28%。其中,来自于油田的税收能占到60%左右,但最近由于把四十多口油井划到了附近的阿克苏,来自于石油的财政收入少了20%左右。

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十五”期间累计可完成16.67亿元,2005年预计完成投资5.7亿元,比2000年的2.19亿元增长1.6倍,五年平均增长21.08%。农牧民人均纯收入2005年预计达到4100元,比2000年的2286元增长79.3%,年均增长12.4%。

全县个体私营企业2005年预计发展到169户,比2000年增长2倍,“十五”期间年均增长40%;注册资金2005年预计为4.19亿元,比2000年增长12.6倍;从业人员2005年预计为2455人,比2000年增长1.8倍;个体工商户2005年预计发展到3691户,比2000年增长20%。

此外,轮台县设立了两个化工工业园区,区内企业已经有五十多家,主要是油田服务企业及石油下游产品的深加工企业。以石油石化为主的主导产业确立,并初步体现了石油石化产业集聚效应,已成为轮台县工业经济发展的重要拉动力量。2005年园区完成工业增加值占全县工业增加值的75.8%。

除了石油之外,轮台县还加快了其它矿产资源的开发步伐。除了对年产108万吨煤炭产能进行技术改造之外,轮台县还基本完成了对9个9万吨煤炭产能改造企业的整合。新矿集团正在对对阳霞矿区实施120万吨煤炭开发项目,完成资源详查作业工作。同时,在轮台县贸易部门的招商名单上,我们看到,几个其他矿产项目也正在招商中。

通过访谈,我们了解到,轮台普通民众的生活在最近四年里变化很大,这从“十一五规划”中公布的人均收入数据中也有体现。2005年,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预计达7239元,农牧民人均纯收入预计达到4100元,比2000年增长79.3%,年均增长12.4%;城镇登记失业率控制在3.5%以内,实现了“十五”计划城镇登记失业率控制在4.0%以内的目标。

最后,在县水利局,我们听到一些比较严重的情况。轮台位于天山避风坡,雪山融水少于北坡,而降雨量又很少,所以这里只有九条山溪河流,且都是内陆河,只能流到距塔里木河三四十公里的地方消亡在戈壁里了。居资料估计,轮台可用地下水储藏量在9000万立方米,轮台市区居民生活用水每年在120万立方米左右,这其中不包括农村和牧区的机井农业灌溉的地下水取水量,油田每年的地下水取水量在200万立方米左右,这样的取水量按说不会对地下水水位造成影响,但事实上,轮台市区的地下水位近些年来已经下降了几米,一些自流井现在已经不能出水了,附近农村的地下水位也下降了几米,机井的打井深度在不断加深。

轮台水资源利用中存在的几个问题是:

第一,塔河油田虽然位于轮台境内,但在很多方面都不受县政府的管制,例如在环境上归州政府油田环境监察大队管,在水利上,油田有自己的地下水取水装置,只是向县水利局交每吨几分钱到一毛钱左右的水资源利用费。现在县市区的地下水取水深度在200米左右,而油田所在区域由于浅层地下水矿化度比较高,所以他们现在一般的打井深度超过400米,这种深层地下水由于和浅层水存在地层上的隔绝,补给非常困难,一般至少需要几百年,因此在国际上是不允许抽取的,但油田的这种抽到也属于“先上车,再买票”,地方政府管不了。

第二,在轮台县的两个工业园区也存在同样的问题,各公司打自己的井抽取地下水,抽水的深度和用水量都由自己决定,只是向水利局例行汇报一下,报多报少水利局也管不着。由于工业园区的企业是县领导招商引进的,在各种手续,各种法规面前,他们都可以法外操作,不受当地各部门干涉。

在其它一些方面,我们打听到的是,当地的居民平均收入水平还是比较低的,县公务员的工资在每月1000元左右,工业园区一般企业的员工一个月也只能拿到四、五百元钱。在各村镇上,由于汉族农民愿意使用化肥,并且更加精心进行耕作,所以农业收入普遍好于维族人。在市里,做小生意的人一般每月至少能挣一千多元,轮台县城的物价水平不低于库尔勒,而这两个城市的物价似乎要高于乌鲁木奇,这也印证了崔彦虎老师的打谑:“石油大哥走到哪里,物价就涨到哪里”。这里的房价还不高,市区普通住宅每平米在五六百元左右,一些新建的小区的开盘价在一千四五百元的样子,低于库尔勒新建小区约一千七八百元每平米的价钱,预计随着能源工业的迅速发展,这两个城市的房价都会有所提升。温州人的嗅觉已经灵敏地伸到了这里,轮台县城最具有现化气息的一个商城居说就是温州人开的。

是不是石油一涨价,就要地震? 中国发改委说汽油涨价,肯定会有地震发生 是这样么?

2010年4月13日发改委决定上调油价,早上7时49分,青海玉树7.1级地震。

2010年10月25日发改委宣布,10月26日零时起上调油价。同一天,印尼苏门答腊岛7.2级地震,并引发海啸。

2010年12月22日发改委再次上调油价,日本发生7.4级地震。

2011年2月20日发改委再次上调油价,新西兰发生6.5级地震。

2011年3月11日发改委再次上调油价,日本发生9.0级地震,

2011年4月7日零点上调油价,晚上日本再次发生7.4级地震。

2012年2月8日发改委再次上调油价,汶川都江堰交界发生3.7级地震。

2012年3月19日发改委再次上调油价,墨西哥发生7.6级地震。

只能说巧合得太神奇了

发改委提油价就地震?

2010年4月13日 零时 国家发改委决定上调油价,同天早上7时49分,青海玉树县7.1级地震。

2010年10月25日发改委宣布,10月26日零时起上调油价。

同一天,印尼苏门答腊岛7.2级地震,并引发巨大海啸。

2010年12月22日发改委再次上调油价,日本发生7.4级地震。

2011年2月20日发改委再次上调油价,新西兰发生6.5级地震

2012年3月20日发改委上调油价,墨西哥同天 发生7.8级大地震!!!!

昨天安理会各国一致通过一项决议,要求中国发改委不要如此频繁的上调油价,以维护世界的安全及稳定!

中国也表态:以后绝不轻易使用发改委!

发改委提高油价就地震,这是真的吗?神奇的发改委。

2010年4月13日 零时 国家发改委决定上调油价,同天早上7时49分,青海玉树县7.1级地震。

2010年10月25日发改委宣布,10月26日零时起上调油价。

同一天,印尼苏门答腊岛7.2级地震,并引发巨大海啸。

2010年12月22日发改委再次上调油价,日本发生7.4级地震。

2011年2月20日发改委再次上调油价,新西兰发生6.5级地震

2012年3月20日发改委上调油价,墨西哥同天 发生7.8级大地震!!!!

昨天安理会各国一致通过一项决议,要求中国发改委不要如此频繁的上调油价,以维护世界的安全及稳定!

中国也表态:以后绝不轻易使用发改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