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叙利亚战争结束了吗?

2.利普刀手术多久可以工作

3.如何看待政府驱动型经济的问题

叙利亚战争结束了吗?

油价升高意味着什么_油价升得这么利普

目前还没有,停战调停的协定各方并没有严格遵守,零星战火仍旧不断。持续进行了八年之久的叙利亚战争,于近期即将结束战争,而逐步走向和平的发展道路。这个消息是由俄罗斯方面的官员发布的,而且俄罗斯还呼吁国际社会为叙利亚提供支援,以帮助其进行战后重建工作,而某东方大国更是积极响应此呼吁。

叙利亚战争之所以会发生,其实是因为多种原因。而美国作为其中的一个极为关键的力量,在叙利亚战争当中发挥了极为消极的作用。

除了叙利亚军队在局部地区小范围清剿武装分子以外,俄罗斯等国将助力叙利亚政府用政治手段调解局势,特别是和土耳其和美国直接谈判,争取让美土军队撤出叙利亚。

但这是最困难的,也是不易办到的,进来容易请出去难,以叙利亚军队的实力难以对抗美土军队,俄罗斯也不便为叙利亚与美国和土耳其彻底翻脸,因为不符合俄罗斯的国家利益。

利普刀手术多久可以工作

要2周左右才可干活。宫颈表面的创面可用电凝止血,之后会结痂脱落,结痂脱落过程中,可能会出现渗液、渗血,术后2周一般可逐渐减少、消失,所以建议做完宫颈利普刀手术后,尽量要休息,减少剧烈运动和活动。

如何看待政府驱动型经济的问题

转载一篇文章希望对你有所帮助

当前的经济复苏,很大程度是“政府驱动型”。以美国为例,其经济第三季度增长,主要受益于政府的一系列刺激经济政策。美国白宫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克里斯蒂娜·罗默就认为,在第三季度经济增长中,7870亿美元经济刺激计划居功至伟,它给当季美国经济增幅贡献了3-4个百分点。

但这种“政府驱动型”经济,虽见效快,也隐藏着新的危机——因为政府不可能一直保持这种高投入,尤其是对已债台高筑的美国政府来说,如果政府不能有效使经济由“政府驱动型”向“自我修复型”转变,那么经济危机就不可能结束。

在伯格斯滕看来,这就存在一个大问题,即复苏可持续问题,“中国和美国,以及其它地方的大规模刺激经济计划在明年结束后,经济复苏还能否持续,能否避免经济不会出现再次的衰退。”

他说:“当前一个微妙的问题是,能否从政府刺激经济的经济复苏转变成由私人需求和投资推动的可持续性增长,我认为这将是未来一年的重要事件。如果这一问题能处理好,复苏将会继续;如果没有处理好,我们可能将面临第二次经济下滑,再度面临衰退问题。”

IMF首席经济学家布兰查德认为,危机导致私人需求出现崩溃,政府介入采取刺激措施是正确的选择,但要确保经济可持续发展,“财政刺激措施必须逐步退出,私人需求必须取而代之,在这方面,私人消费和投资是一个关键因素。”

但在这方面,不断高涨的失业率正成为一个新的不确定性因素。以美国为例,10月份和11月份失业率都达到或超过了10%,维持在26年来最高点。

就业是民生的根本,失业率大幅增加,将会继续打击美国的消费,加剧贸易保护主义的抬头,使经济复苏变得更加缓慢和艰难。而在世界其他国家,尤其是一些贫困国家,高涨的失业率正有促使社会动荡的风险。

世界银行指出,“世界各国的失业率还在上升,许多国家的房地产价格仍在下跌,银行的资产状况依然脆弱……这些因素导致世界经济最终走向复苏的力度目前还不确定。”

IMF也警告,在发达国家,高涨的失业率将再次对资产价格造成压力,并有导致通货紧缩的风险;政府债务的不断攀升使债券收益率上升,将压制房市的复苏;一些国家房价继续下跌,可能损害到银行业的健康运行。

对此,美国要采取有效措施促进就业,以此稳定美国社会,并使经济复苏可持续,这也成为政府当前头号经济任务。对中国和其他新兴经济体来说,则必须大力促进内需,使内需成为促进经济发展的主要发动机。

布兰查德认为,在世界经济发生深远变化的时候,各国必须在内需和出口方面进行调整。作为一个具体方面,由于美国个人消费出现下降,美国及主要贸易伙伴必须进行相应调整,美国要努力增加出口,而其他国家则必须降低对美出口。他表示,中国的出口驱动模式非常成功,但从长远来看,中国要降低储蓄、增强内需,就必须建立更有效的社会安全网、便利居民获得信贷的渠道,同时提高企业治理水平。

但值得注意的是,在所谓美国应增加出口的舆论下,针对“中国制造”的贸易保护主义甚嚣尘上,加上最近升温的人民币升值呼声,这真的是出于世界经济复苏大局考虑,还只是某些国家祸水外引的谋略,值得仔细观察。

许多经济学家倾向于美国和世界经济将会出现“U”型复苏。比如,美国著名经济学家、穆迪经济学家网首席经济学家马克·赞迪就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说:“我认为美国经济将会出现U形复苏。也就是说,经济衰退将在2009年结束,2010年则会增长乏力,到2011年和2012年才可能出现强劲增长。”

但一些经济学家警告,美国和世界经济都可能出现“双底”复苏或“W”型复苏的可能。上世纪30年代美国经济大萧条,经济复苏就是一个巨大的“W”型。当前危机被认为是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一次危机,重复“W”型走势也未尝没有可能性。伯格斯滕在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时指出,当前依然风险重重,不排除有陷入“第二次衰退”的可能。迪拜债务危机或许就是一个小小的警讯,提醒人们,经济虽有起色,但危机尚未过去,复苏的道路仍漫漫长远且艰难。

谁是最早复苏者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卡恩在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专访时认为,在世界各大经济体中,美国经济将会率先复苏;随着美国经济的复苏,其他经济体将会跟进走出危机。

但世界银行副行长兼首席经济学家林毅夫、IMF第一副总裁利普斯基及其他经济学家都认为,在当前各大经济体中,中国经济已率先复苏,而且,与以往经济复苏情况有所不同的是,新兴经济体正成为牵引世界经济复苏的主要火车头。

尽管在谁是最早复苏者问题上存在差异,但外界公认的是:美国和中国作为最大的发达经济体和新兴经济体,其经济状况对世界经济复苏至关重要。

在最近一次决策例会上,美联储认为,美国经济正在向好发展,尽管经济增长在短期内仍保持疲弱,但随着一系列政策效果的逐步显现,美国经济增势将得到加强。第三季度美国经济增长了2.8%成为美国经济实际已走出衰退的最强有力证明。

就中国而言,第三季度经济增长率达8.9%,全年超过8%应不成问题。美国著名经济学家、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所长弗雷德·伯格斯滕说,中国经济从第二季度开始快速发展,“中国经济带领全球经济复苏”,这对所有人都有好处。

按照IMF的数据,2009年世界经济将下滑1%,但2010年可望增长3%。即便走出危机,也并不意味着坦途的来临。以美国经济为例,美联储警告,美国经济彻底复苏可能需要5至6年时间。根据美联储的解释,彻底复苏是指美国经济实现可持续增长,失业率和通胀水平在美联储的控制范围之内。按照美联储的预测,今年美国经济增长率将在-0.5%至零之间,明年可望达到2%-4%。但失业率会居高不下,今年整体失业率预计将在9.8%-10.3%,明年仍会保持在8.6%-10.22%。

美国总统就一再强调,美国经济经历了很长时间才沦落到目前危机,要走出危机也需要相当长时间。这一点同样适应于深受危机冲击的欧洲国家,也适用于整个世界经济。

在一些新兴经济体,金融压力则依然严重。这些国家金融局势如果失控,无疑会对整体金融市场带来新一波冲击。迪拜世界债务危机就是一个最新的例子。另外,IMF还警告,高失业率以及社会不满有导致贸易保护主义的危险,并可能使得一些国家既定改革放缓,这将最终影响到生产领域并打击民众信心。

对于当前的“触底说”,林毅夫态度审慎,他指出,现在仍存在诸多不确定因素,由于当前危机已是实体经济危机,在实体经济问题没有改变前,认为经济已经“触底”还未时尚早。

对于美国经济走势,美联储主席伯南克在日前演讲中表示乐观。但他也指出,现在就断言美国经济已实现持久复苏还未时尚早,而且,尽管经济再次急剧下滑可能性很小,但“双底”衰退的可能性也不能排除。

回顾即将过去的2009年,美国和世界经济走势无疑惊心动魄。年初,华尔街一片愁云惨雾,美国经济呈“自由落体下滑”,世界经济也是阴霾沉沉。但到下半年,中国经济复苏步伐加快,美国经济苦尽甘来,世界经济展开复苏旅程。

但随着复苏迹象的日益显现,一系列新的问题也开始产生。在发达国家,信贷紧张仍未得到有效缓解,失业率居高不下;在发展中国家,高粮价和高油价正加剧危机的破坏力。就全世界而言,“退出战略”的实施关系到未来经济能否持续复苏。能否有效应对这些挑战,无疑考验着各国决策者的智慧。